汪毅夫:再談科舉制度之刹車與慣性

2019年09月12日 09:33:00來源:中國台灣網

 

  汪毅夫。(香港中評社資料圖)

  香港中評社11日發表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講座教授、全國台灣研究會副會長汪毅夫文章,以下爲內容摘編。

  我在中國評論新聞網寫了《科舉制度之刹車與慣性》後,還有話說、還刹不住車呢。我想補充談台灣的情況。

  王松《台陽詩話(1905)記:“今人之所重者,惟科名而已。世俗混稱科名爲功名,甚而捐納、保舉,凡有服官服者,皆以功名中人目之。功名、功名,最足以炫耀于庸耳俗目之場。吾台改隸(按,指1895年台灣淪于日人之手),已經十載,國籍雖異,而習氣猶存,寄金捐官者不乏其人。故每遇慶賀、祭禮,紅帽、黑鞋,漢官之威儀依然如在也”。清廷于1905年宣布罷廢科舉後,大陸納金捐官之風更盛。台灣則是自1895年被日人侵占、無科舉一途,加上日人阻撓、隔海路遠,“納金”改爲“寄金”,而“寄金捐官者不乏其人”也。另外,遇福建鄉試之年,常有台灣秀才渡海與試的事兒發生。如1897年,福建舉行丁酉科鄉試,台灣新竹秀才鄭鵬雲因受日人阻撓,不得渡海與試,憤而作詩曰:“踏遍槐黃迹已陳,磨穿鐵硯暗傷神。功名有份三生定,世事如棋一局新。五度秋風曾老我,三分明月正懷人。瀛東多少觀光客,桂籍留名話夙由”。從詩中看,瀛東(台灣)還有許多不得與試無奈且做壁上觀的秀才。1903年,鄭鵬雲偕同堂弟鄭養齋終于沖破日人阻撓渡海參加了福建癸卯科鄉試。台灣進士丁壽泉之子丁茂錫也有渡海與試“被日人驗舟驅回”的遭遇。

  日人當據台之初已意識到“持有舊政府(按,指清廷)之學位(舉人、貢生、秀才等)者,全省尚存不少。渠輩費多年努力而獲得之學位,在新生台灣(按,指日據台灣)等于一片廢紙而無何價值。故其不平不滿,實有難于掩蔽者。彼輩既爲地方指導者,識具有相當勢力,漠然置之不理,洵爲不可忽識之一大問題也”。日據台灣當局采取了頒發“紳章”等“優遇具有學識資望者之途”,卻完全不敵科舉制度的魅力,科舉制度在台灣的慣性持續了10年以上。          

[責任編輯:張亞靜]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于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系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6-10-53610172